最热

这样的办公楼谁都不愿租

2020-12-23 15:56

记者侧身挤入卷帘门左侧的空隙,发现里面有一个封闭的房间,左侧是负二楼酒吧的大门,但是被锁着,并不能通往外面。一位做清洁的阿姨说,要进出负一楼,唯一的通道就是该证券公司营业部的大门,“一般六点就关门,要进出得赶快了”。

昨日,网友胡女士通过重庆商报微信报料称,自己1500多平方米的办公楼成了“空中楼阁”,“下面通道被一堵墙封住了,上面的通道是国泰君安证券的客户大厅,一般六点就锁门,进出都难,如同过关卡一般,这样的办公楼谁都不愿租,只有一直空置着”。接到报料后,记者随即来到中山三路聚兴大厦核实胡女士所反映的情况。

“我们随后将负一楼租给了一家培训学校,但因为证券营业部装修时,将通道右侧安装了电子显示屏,通道中间安装了散户座机,还在平街入口处安装了铁制拉闸门。”胡女士表示,这种行为严重影响了到负一楼的正常通行,由于营业部下班后还要关闭铁门,因此从平街层到负一楼的通道就没有了,“正因为没有通道,万一发生火灾等非常危险,培训学校一直不愿入驻,办公楼已经空置了1年多”。

胡女士告诉记者,与证券营业厅多次协商没有结果,自己和其他股东将国泰君安证券中山三路营业部告上了法庭。“办公楼按2011年当时每月4万元的租金来计算,我们的损失也有近百万元了”,胡女士表示,“我们只是要求恢复正常的公共通道,并我们赔偿空置期的经济损失”。

沿着通道一直往里走,保安看见记者走进去,连忙发问:“你们到后台来干什么?”当记者告知是去看负一楼的写字楼时,保安才松了一口气,并没有阻拦,只是用手示意方向。来到负一楼,只见一些桌椅凌乱地“躺着”,都已布满了灰尘,垃圾随处可见,还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明显是闲置了很长时间。写字楼右侧下方的一个通道口也被卷帘门和水泥柱封闭了。

看着空置的办公楼,胡女士忍不住连声叹息,她告诉记者,自己作为股东之一,在2007年购买了这个位于负一层的写字楼。“当时国泰君安证券公司租用了我买的负一楼,与公司自己拥有的平街层统一使用,都是他们自己人进出当然没有问题。”但2011年9月,证券公司退租后将平街层重新装修,问题就来了。

张维林表示,物业公司多次让双方协商,但一直未果,胡女士等股东将该公司告上法庭。

对此,胡女士予以了否认,她表示自己并不是负二楼的股东,负二楼的业主也不愿意把自家的窗户变成通道。方西表示,胡女士将国泰君安证券公司告到法院后,双方也进行了多次协商。方西称:“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在晚上让人通过,但要求我们赔偿空置期间的租金,我们不会接受。”

昨日,国泰君安证券中山三路营业部总经理方西表示,公司是在1994年入驻该楼,“平街是我们买下的,负一楼租的,一直都是现在的格局。”方西告诉记者,为了保证设备安全,平街的店门早上6点过开门,晚上6点会关门。方西还表示,“负一、负二楼当时是7个股东购买,2012年,他们将负二楼窗户位置的通道堵了,才造成下行通道没了。”

昨日下午4点左右,记者到达位于渝中区上清寺的聚兴大厦,国泰君安大幅的招牌在路边非常醒目。走进该证券所的营业大门,记者看到连接该楼层和负一层的主通道内密密麻麻地摆放了一排排固定的铁椅和显示屏,有两个营业员正在忙碌地打电话,还有一些股民坐在椅子上乘凉、看行情,主通道俨然已经变成了证券所的“散户大厅”。

张维林表示,2011年9月,因为国泰公司整修时,未按照房屋原始的设计规划,亦未留出整栋唯一的公共进出通道及安全通道,物业公司发出告知函。记者看到,告知函中写道:“国泰严重影响、阻碍整栋裙楼所有业主和经营户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及日常生活,违背了国家《物权法》中关于‘相邻权’的有关规定,惠达物业郑重发出告知函。请国泰公司接到本函当日立即停止侵害其他业主合法权益之行为,按原有规划设计恢复原状,留出共全体裙楼业主和经营户通行、生活、经营的唯一通道。”

昨日,记者来到聚兴大厦甲单元惠达物业办公室。负责人张维林拿出该楼的设计图告诉记者,按照房屋的规划,之前从平街层到负三层,有一个5.7米宽的公共通道,“可以从学田湾到上清寺”。张维林告诉记者,10多年前,负三楼的通道就已经封堵,在负二楼窗户位置开了一个小门,可以从学田湾上行到上清寺。后来,窗户位置的通道因为不合法,业主将通道封堵后,到负一楼,就只能通过国泰证券营业部的客户大厅。

最新

推荐